唐煜想也没有想地开口:“大概两个小时,在这儿等吧!”

说着就走向电梯的方向,一袭黑色掩在黑夜中。

司机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存了个疑,“两个小时,不就是开一次……房的时间吗?”

唐煜站在电梯里,看着镜子里的自已……

他告诉自己,他只是想看看她——有多惨!

电梯开了,他直接打开门……屋子里灯光幽暗,在卧室里面传来水声。

他将钥匙放下,慢慢地除去黑色的外套,随手扔在沙发上,再然后是手腕上的表……

他轻巧地走到浴室……

不出意外,裴七七在洗澡,她才回来,疲累极了,冲个热水澡才会舒服一些。

唐煜拉开门时,她惊了一下,然后就本能地拉过浴巾掩住自己的身体……

她的目光盯着他,里面混合着多种复杂的情绪。

“不欢迎我?”唐煜倚在门边没有过去,声音有些冷漠。

裴七七的小嘴抿了抿,抱着手里的浴巾,拼命地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就是希望我来?”他的长腿一跨,就已经来到她身边。

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他高大,又是衣着整齐,更是衬得她此时像是幼小的兽一样弱小……

唐煜修长好看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,迫她抬眼看着自己——

“希望我来做什么呢?占有你吗?”他一手将她拉到自己身上,牢牢地扣着她。

裴七七有些羞愤,他对待她的方式,就像是****一样。

可是她无法反驳,因为是她自找的。

从她决定要离开他开始,这一切,他对待她的方式,就注定是她要承受的。

他看着她,还有她脖子上的那翡翠……目光有些莫测和热切起来。

这个女人,仍是他的女人,不管她的心底装着谁,她还是他唐煜的女人。

是他想占有就占有,想要就要的女人。

这一点,锦荣没有办法做到。

大概是喝了点酒,他趁着酒|性,就在浴室里毫不留情地要了她……

用羞辱的方式,没有温柔,没有感情地机械般要着她。

结束时,他直接扔下她……

裴七七的身体缓缓滑下,顺着墙壁,跌坐在地上。

头发汗湿纠结着,挡住了半边的脸。

她看着唐煜将衣服除下,站在沐浴下冲洗……这过程,他没有和她说一句话。

等到他冲完了,这才穿着一袭浴衣走出去,丢下一句话给她,“将自己洗干净。”

门合上,裴七七慢慢地动了动身体,走过去冲洗自己。

她仰着头,水花温热地流下,淹没了她的眉眼,往下滴,到处都是温热一片……

她洗完,走出去,走到卧室里,拿着吹风机慢慢地吹着自己的头发。

因为唐煜不喜欢头发湿着睡觉……

此时,卧室里灯光昏暗,和以前一样,床头亮着一盏灯。

以前,他只亮一盏灯,是因为他想要她,是一种信号,而现在,大概是不想看清她的脸。

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