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安然官景逸小说名字叫做《》,作者文笔新颖,剧情跌宕起伏,在这里提供徐安然官景逸小说阅读。溺宠鲜妻总裁赖上你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但是,就像是小布说的,做医生的注定是要面对很多的生离死别,像自己早上不但不能帮助毛奶奶做些什么,反而她心不在焉的情绪还会耽误毛奶奶的救助情况和效果。而至于谭邱许,大概是每个人表达自己难过的方式不一样吧,又或者,这个骄傲男人根本就没有心。

《溺宠鲜妻;总裁赖上你》精选内容:

“202病房的毛奶奶呼吸微弱,送入第三急救室进行抢救,小布还有秋美你们做谭主任的助手,赶快!”护士长这样说。

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安安原本在收拾器械的手猛然一抖,尖锐的手术剪的尖头瞬间就刺破了她的手指。

徐安然作为谭邱许带的实习生,对谭邱许所做的每一场手术都要跟进去观摩的。

徐安然却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参加毛奶奶的手术。

小布着急忙慌的推着器械小车,撞了徐安然的小腿。

谭邱许已经穿好了无菌服,看到如此的场面,皱着眉头大吼一句:“都给我慌什么!”

急诊室的工作就是如此,匆匆忙忙,每一分每一秒都关乎着病人生命能否延续,所以安安这样一个实习生偶尔磕碰一下,自然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了,因为有更重要的,关乎生命的问题在等着他们。

毛奶奶已经躺在手术台上,气息微弱,眼睛似睁非睁,面色一片蜡黄,原本很喜欢笑的她一时间仿佛老去了很多岁,脸上的皱纹更加多了。

安安穿着无菌服,带着口罩和手套,听着谭邱许的声音:“手术刀、止血带……”

安安看着小布和秋美重复着谭邱许的要求,然后递给谭邱许器械和要注射的药物。

安安面前却只有毛奶奶憔悴的容颜。

毛奶奶是个很开可爱的老人,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,却比谁都要乐观,听护士长说过她的情况,年近八十岁,依旧是孑然一身,无儿无女,一年总要来急诊室几趟,都快把急诊室当作自己的家了。

徐安然来急诊室第一个接待的病人就是毛奶奶,那天,毛奶奶带来了一盒热气腾腾的饺子,那天她亲昵的牵着安安的手,摸着安安微肉的脸颊,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缝,说:“这是谁家的大闺女,长得可真好看,来,尝尝奶奶包的饺子,保准你爱吃。

毛奶奶可真爱笑。

心率机开始发出刺耳的声音,毛奶奶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想到这儿,安安也笑了,只是眼中泛着眼泪。

这是徐安然第一次,感觉死亡远离距离自己这么近。她却什么忙也帮不上。

谭邱许死亡宣告——“病人死亡事件,八点二十分。”久久在徐安然的耳边萦绕,永不散去,像是梦魇。

急救室外

“徐安然!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吗?你知不知道,如果在场的每个人进手术室的精神状态都像你一样,毛奶奶不死才怪!”入耳的是谭邱许的咆哮。

徐安然低着头,只是落眼泪。

“可是毛奶奶她死了啊。”过了很久,徐安然哽咽着才说了句话。只是话一出口,便又是犹如暴雨急降的泪水。

谭邱许那张年轻的俊脸涨红扭曲着,看着徐安然这副样子,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,你是个医生,你这双手是用来就活人的,你看看你现在这,成什么样子!就你这个样子,当什么大夫,卷上你的铺盖回家吧!”

“可你呢,被誉为医界最有前途的医生,不是很多人都说你妙手回春吗,可是毛奶奶为什么还是出了事,为什么,你告诉我呀!”徐安然越说越激动,手揪着谭邱许的白大褂的袖子,不停的摇晃着,没人知道,那双手,抖得不成样子。

谭邱许紧紧抿着薄唇,面色变得铁青,他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徐安然,他从医近十年,从他手里出来的奇迹不在少数,却对死而复生依然无能为力。他不是神,他是人啊,普普通通的人,不是能把所有的生命都变成奇迹的人啊。

徐安然的手慢慢的从谭邱许的衣袖上滑落下去,身子靠着墙壁,也慢慢的滑落了下去,随之跌坐在地上。

谭邱许抿着薄唇,敛着眸看了徐安然一眼,略微沉吟,随后转身,离开。往日里在众人眼中骄傲,不可一世的天神般的存在,此时此刻的背影竟然有些佝偻,凄凉。

晚饭的时候,小布给安安打来了饭,小布和秋美比安安来急诊室都要早,所以对毛奶奶过世这件事,虽然很伤心,却是没有徐安然那样来的激烈。

“安安,今天的事,你不该那样说谭主任的……”小布挖了一勺子米饭放进嘴里继续说道:“谭医生也是人,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大罗神仙。我们做医生护士的,是救死扶伤,但是人都是无力回天的啊。毛奶奶的手术做完后,谭医生又做了几场手术,从早上到现在了,别说没吃过饭,那屁股都没有沾过椅子一下。”

安安的心好像被什么扯了一下,有点痛,还有点酸。

白天的时候,她之所以对谭邱许那样说,其实只是怪他心肠硬,毛奶奶在世的时候,对谭邱许好的没话说,可是毛奶奶就在他的手术下走了,他非但不难过,还反过头来责怪自己,他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?

但是,就像是小布说的,做医生的注定是要面对很多的生离死别,像自己早上不但不能帮助毛奶奶做些什么,反而她心不在焉的情绪还会耽误毛奶奶的救助情况和效果。而至于谭邱许,大概是每个人表达自己难过的方式不一样吧,又或者,这个骄傲男人根本就没有心。

咖啡店内

安安对店员要了一杯摩卡,想了想,便又加了一杯。

安安低头从钱包里拿钱的时候,身边站了一个男人,嗓音低沉,对店员也同样点了一杯摩卡。

徐安然察觉到声音有些耳熟,转过身去,果然是谭邱许。四目相对,一时间,徐安然只觉得尴尬。

真的是,不太巧。

“谭主任,真是好巧啊。”徐安然的眼睛因为白天哭的太厉害,现在还是浮肿着的。

谭邱许没有再看徐安然,从鼻尖挤出个“哼!”字。

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