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穿枣红色皮鞋寸头年轻人沉声说道,略微沙哑声音带着丝丝磁性感。

“原来是壬公子,如果知道是你指定不敢……”

“壬哥问你话呢!”

身旁狗腿子抄起旁边刚开口的饮料毫不客气砸过去大吼道,骂完还不忘斜眼瞟了下身后动静,得到默许后更加变本加厉。

“都是副驾驶那小子指使的,和我没任何关系,冤枉啊……”

出租车司机逮到机会匆忙火上浇油,嘴角浮现抹阴谋得逞笑容,不得不佩服自己机智。

“我倒是看看谁那么猖狂?”

之前喧喧嚷嚷马屁精再次咒骂道,拿起钢管大摇大摆走过去,不相信还有人敢对自己下黑手。

“限你三秒钟从车上滚下来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距离十米时候提高嗓门喊道,内心多少担忧对方会狗急跳墙,毕竟贸然过去只会成为人质。

“三……”

“啊!”

忽然间半空中传来执垮惨叫声,双手紧紧握住膝盖脸色狰狞,犹如中枪般。

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个情况,眼前闪过道黑影左腿膝盖则是钻心疼痛,估计是要骨折。

“他身上有武器?”

壬子涛双眼一凝质问道,虽然没有枪声但是杀伤力足以致命,他们说到底还是小屁孩,遇见暴徒仍然为凶多吉少。

“应该……该是吧。”

司机同样是满脸呆滞,如果没记错那小子是负战斗力值的街头青年。

“滚!”

小腿肌肉迸发迎面一脚踹过去,玩我呢?老家伙整个人倒飞出去吐出口酸水。

“我是壬氏集团总经理,请问您是谁?”

壬子涛没有理会司机惨叫面带礼貌语气说道,不过那种凌人之上气势散发出来。

他能成为这群执垮的老大还是有点东西的,即使平常罪恶多端,不过察觉到危险时则不是愣头青存在。

“说的比唱的好听,还总经理?给自己戴那么大帽子不累吗!”

“注意你说话语气!”

“找死是吧!”

其他执垮听见悠悠然传来声音甚是不乐意,尤其看见对方也是吊儿郎当年轻人时开始怼回去。

当他们放肆口嗨时没有注意到所谓壬哥的脸部情绪变化,相信这辈子都没见到过。

全文阅读